揚州網 > 

李健散文作品:《泳往運河》

2021年04月 07日 09:00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李  健 /文

揚州人有句口頭禪:“家住南河下,專吃白二大”,我家就住在南河下,人民影劇院東邊的大院里,晚上都能聽到電影的音響。

院子里青石小巷深幽幽,前后有四五進,過去曾是鹽商的房子和堆鹽的倉庫,每到四梅天還潮得很厲害,房間地上濕洿洿的,跟潑了水似的。   

從院子出大門就是麻石鋪的南河下巷子,向南穿過一人巷跨過南通路,沿棚住戶就來到古運河邊的揚州輪船碼頭,抬頭向西就看到渡江橋上車來人往。輪船碼頭每天都有鹽邵班、白駒班、興化班、鎮江班、南京班等,每當上客和下客時,碼頭上人聲鼎沸,車水馬龍,小販的吆喝聲、搬運的號子聲此起彼伏,熱鬧非凡。沒有船來時碼頭一片寧靜,路邊堆著貨物等待候裝。     

南河下大院里住戶多,小孩也多,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就有十幾個。1967年、1968年暑假,學生沒有作業也沒地方去,全部窩在院子里玩,拖著木屐在巷子的青石板上踢踏踢踏,這家竄到那家跑來跑去。

上午只要有人在巷道中一喊,幾個小伙伴就約好一起,挎著菜籃和淘米籮到古運河去。那時的河邊沒有塊石壘砌,全是土質斜坡,僅有的客運碼頭臺階擠不上去,就淌站在水里淘米、洗菜,有的女生還洗衣服。家中吃的水都是運河水,不是拎就是挑,回家放入明礬淀清后使用。  

每天晚飯后在院中早早放好小桌子,大伙用小凳子圍座在一起打撲克爭上游,大點的孩子打四十分,經常乘涼玩到半夜,嘻嘻哈哈好熱鬧。

最有意思的是我們幾個大一些的男生,有兩個附中、一個新華的高中生,兩個初中生,中午從來不睡午覺,天天到輪船碼頭的古運河中去游泳,泡在河水中,渾身曬得黝黑。   

那時的運河水很清,下水后我們先在河中追逐嬉鬧打水仗,再橫渡幾個來回,踩水過河或扎猛子潛入河底,看誰摸的瓦礫、卵石多。

古運河邊輪船碼頭一溜邊停著客船和貨船,我們游累了就會抓住重載的貨船與水平行的船舷邊,手一撐就坐上去休息。有的船家發現會用竹篙子驅趕我們,就立馬蹦跳到水中,再游到客船的平臺上涼快涼快,有時登上三米多高的船樓上輪番跳入水中。我們當中跳水姿勢好的,立定彈跳、空中收腹、二臂展翅、雙手合并入水;有的跳水要領掌握不好,不會收腹平著入水,腹部被水打得通紅,蠻疼的。

我們每天都要練一次長游,一般都要游到大水灣、躍進橋,最遠的游到解放橋,在那兒休息后再游回家。

古運河中的貨船很多來回穿梭,一般都是一只小輪船頭拖上幾條乃至十多條駁船,那時還沒有掛漿船和內艙機船。這些船隊行至市區特別是過橋或到轉彎處都減速放慢,于是我們就會猛游上去,掬住貨船尾舵或掛著的錨,由于船速和游速的瞬間變化,有時二人同掬在一條船后面,有時一人掬一條船,有時在船隊中間,有時在船隊尾子,這樣就不用費勁地隨船隊要行多遠都可以。   

有一天下午,我們幾個人在古運河里嬉水,一支船隊從渡江橋下拉著汽笛緩緩航行過來,我們一窩蜂地游上去,分別掬上了幾條船的船尾。從輪船碼頭向大水灣方向,沿岸經過五一糖果廠、榮光電池廠碼頭,有倉庫,有低矮的棚戶住家……當船隊行至解放橋時,船速放慢了,我們喊著一齊松開手,紛紛游向靠在河邊的木排,爬上大圓木上睡覺休息。

盛夏驕陽似火,頂上烈日曬,底下木頭燙,不一會兒就曬得汗披披的了。

天有不測風云,剛才還太陽高照的,轉眼就烏云密布電閃雷鳴,要下大雨了。走??!雨來了,我們趕快游回去噢!

巧了,這時從北邊傳來汽笛聲,有船隊要過來了,我們迫不及待地站在木筏上等,銅錢大的雨點依稀打在臉上身上,不一會兒船隊駛過來了,我們一個個魚貫跳入水中向船隊游去。由于我游得快,加之空載船身高,身體躍了一下才一把掬住船隊中間一條船尾的鐵錨上,向后一看小伙伴也爭先恐后掬上了后面駁船的船尾。

“回去了!”船隊穿過解放橋橋洞開始加足馬力行駛,這時狂風大作大雨傾盆,下得水面都起煙了,而我們身在水中,河水從兩邊嘩嘩流過,不費力氣好愜意??!船隊駛過躍進橋來到大水灣時,又拉汽笛減速轉彎,過了徐凝門繼續向西疾駛,大雨還下著,眼看就要到輪船碼頭了,船隊不但沒有減速反而更快了。后面的伙伴傳來喊聲:“馬上到家了可以松手了!”

他們都在船隊的尾駁上,手一松就離開了,而這時我是夾在船隊中間一條船后面,只要一松手就會撞到或擦到后面的駁船頭底部,很危險??!當時只圖快活省勁,現在難脫身了吧。      這時后面小伙伴又喊著快松手啊,船隊快到渡江橋又沒減速,咋辦呢,難脫手啊,急死了……

豁出去!我急中生智吊住鐵錨蹬著駁船體向外使勁,說時遲那時快,我猛蹬了一下撒開手,用盡力把身體向水面外彈,但是由于船速過快,突然有一股吸勁把我又很快地吸入船底翻滾,頓時嚇懵了!我只覺得有東西從背上猛擦了一下,不得了!憋在船底危在旦夕,要竭力使勁游出去??!

眼前漆黑一片,剛才好象是背朝上,這時我拿出吃奶的勁轉身,腳狠狠地蹬了一下船底,拼命地用力劃水向外猛游,頭剛露出水面才倒吸了一口氣,眼前一亮,出來了!駁船底部從我耳邊呼嘯擦過。乖乖脫險了!真把我嚇死了!  

出來了!出來了!這時還在水中等我沒敢上岸的小伙伴看到這一幕個個驚呆了!他們一個個游過來問這問那,看我受傷沒有,幫我把背后擦破的皮和銹苔洗干凈,腳底也劃破了,連拖帶拉把精疲力盡的我從水中摻扶上了岸,向南河下家中走去。大雨還在下著,他們輪番安慰我,你真是福大命大啊,終于逢兇化吉、遇難呈祥??!

泳往古運河鍛練了我們的身體強健了體魄,暢游母親河培育了我們頑強拼搏堅韌不拔的意志,以后不論是插隊到農村,還是在工作中遇到再多的困苦和挫折,都能面臨不懼,有勇氣和能力戰勝一切困難。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一本无码av中文出轨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