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李健散文作品:《背纖》

2021年04月 07日 09:00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李健/文

1968年秋,我們揚州新華中學四名高中男生加上江都一名初中男生五人一組,乘小幫船插隊到錦西公社錦西大隊頭橋生產隊。

剛來鄉下的第二天一大早就上工了,隊長分配我們跟著男勞力到田頭挑稻把。到了下午兩點多鐘,隊長找來說,抽你們兩個人跟老管弄船上江都去提統糠,買木材替你們知青冬天砌房蓋屋做準備,最好是對江都熟悉的人。我們五人中只有小嚴家是江都的,而我姐姐在縣醫院工作常來江都,那只有我們兩人去了。我問什么時候去,怎么個去法呢?隊長說,馬上就走,派隊里的小船去,老管在船上掌舵,你們在岸上拉纖。背纖?我們看過但沒弄過,要走多遠???隊長講,從隊里到江都沿老通揚運河河邊走有近二十里吧,你們去找老管,他有經驗會教你們的。剛來這里不好推辭,只好去??!

隊長把我們領到老管那里交待了一些事情就走了。老管看上去40多歲,胡子拉碴的也沒刮,喝了酒后臉上紅彤彤的。他見到我們大嗓門說,隊長派你們來的??!跟我到保管室去。拿了纖繩纖板,兩付籮筐,秤了一口袋稻子。他又到牛棚里捆了兩把稻草,扛了根長木棍,一把槳,我們一起向河邊走去。

那時河里都沒有掛漿機船,隊里的一條小木船停泊在河邊,老管跨上船用瓢把艙底水舀掉,把籮筐等物件遞上船,木棍上頭扎好纖繩插入船隔木洞中,叫我們兩人放開纖繩向前背纖快跑。纖繩很長,他在小船上用木槳作舵,把握方向行駛在河中,我們在河邊崎嶇的小埂上用力背纖前進。

此時此刻我想起列賓《伏爾加河上的纖夫》所描述的場景,我們雖不像伏爾加河的纖夫那樣,但在老通揚運河上拉纖也并非易事,河邊上的小埂坎坎坷坷,忽高忽低,你要跟著爬上爬下地跑;碰到纖繩摔不過頭的高樹、大樹,你要下到河坎子底把纖繩繞過去再住上爬;最難的是碰到對面或同向船上的背纖繩會檔,那要看船上的纖桿高低了,要是纖繩絞到一起就麻煩了,弄的不好就會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了。

我們第一次背纖,也學人家的樣子把纖竹板子橫跨肩上,人要向前傾斜,腳拼命后登,兩人步伐要一致,有時使勁用力貓著腰,手都觸到地上了,汗流浹背濕透了衣服。老管在小船上抽著煙掌著舵,嘴里不停地喊,“你們快點,快點跑起來!”“你倒快活,還要多快???我們從來沒拉過纖!”就這樣,我們走了一個多小時,肚子餓了,腿也軟了,水都喝不上一口。

這時老管又在船上喊:“到小涵子大涵子了,江都仙女廟快到了!快拉!”小涵子實際是個大溝,上面架的水泥板大約50公分寬,西頭一快水泥板塌下來了,無法走過小獨橋,只有脫鞋卷褲腿涉水過小河了。我叫小嚴先拉緊纖繩,讓自己先淌水過去,穿好鞋后再繃緊纖繩換小嚴過來。

我站在河邊小埂上,突然一只大黃狗看到戴眼鏡的陌生人拼命地狂叫,向這邊撲來。從未遇到這種情況,當時嚇得我一身冷汗。我背著纖板用纖繩晃起來驅趕它,它根本不買賬還不停地叫,時時要撲過來。這時船上的老管看到了,拼命地喊:“小李趕快蹲下來,蹲下來!”我立刻蹲下來,狗朝后退了兩步,還不停地狂吠,小嚴趕過來用纖板子欲打它,大黃狗看到人多,夾著尾巴溜走了。

我們接著背纖又走了一陣子,看到了大涵子寬得多了,跨過上面的獨橋,看到河對面的化肥廠,河邊碼頭上有工人向船上運卸化肥。我們又向西走了一會兒過了江都橋,天都快黑了,來到老三元橋南河邊上,長長嘆了口氣,終于到了!

老管拴好船,把一口袋稻子兩捆稻草叫我們拿上岸,走到橋口一戶人家大喊一聲,“老嫂子錦西老管來了!晚上弄點豬頭肉老酒???”聽口氣老管對這里很熟悉,每次到鎮上都到這里落腳,用稻和草還有糠換吃喝睡。河邊有幾家專攬這樣的生意做。我和小嚴跟老管打了招呼先走了,你慢慢喝酒吧!

我急忙跑到縣人醫病房找姐姐,她看到我這汗吧雨淋的樣子,問怎么那?才下鄉怎么又上來了?我講生產隊叫我們背纖上江都來運統糠買木材,從來沒有受過這委曲,說著說著眼淚就要掉下來了……

第二天大早,我們又趕到老三元橋找老管,他講上午馬上把小船撐到西頭米廠,你們倆把2000斤交公糧返還統糠挑上船,我到曹莊木材站替你們買插隊計劃木材。

老管走后我和小嚴七手八腳把小船兩頭扣在碼頭上,到米廠付糠處每人自己扒糠,一擔只能裝70斤左右,挑到河邊碼頭下臺階靠著小船邊,由于沒帶跳板只有一人在岸上一人跨到船上接住一只籮筐把統糠倒入艙內,再接另一只籮筐……這樣反復每人挑了十幾趟,渾身滿頭滿臉又是糠灰又是汗水真像大花臉,沒有毛巾只有在河邊用手捧水洗啊。到了十二點多鐘肚子餓得咕咕叫,這時老管也滿頭大汗跑來,說木材運到后街木器廠了下午加工,我早飯都沒吃,趕快把船又撐到老三元橋吃午飯。

到了老管的代飯點,老管早上關照了代三個人的中飯,我們也不客氣盛飯坐下來就吃,青菜豆腐還有一樣韭菜炒蛋,吃得噴香吃得盡光。飯后也不歇了,老管帶我們到木器廠帶鋸車間等候加工木材。

我們把四根圓木搭到鋸臺上,一破兩開做成杉上的大檫小檫,后來又加工了矮栳和門窗框的大小料,跟廠里師傅借了輛板車把加工的木材和中柱、邊柱、桁條全部運到船上,小船載重太多,河水都要浸到船舷了。

六點多鐘姐姐下班后到老三元橋邊找到我,給我帶了些干糧,舍不得地講,今晚還走呀?天黑拉纖路不熟,走路會看不見??!老管講,今天一定要回去,防止天不好下雨。我們在代飯點吃了些熱水泡飯搭蘿卜干,就匆匆出發了。

我們從老三元橋又開始背纖走了,那時又沒有帶電筒、馬燈,在蒙朧中走過了大涵子、小涵子,天色晚了天氣陰沉下來,河邊的小埂也看不清了,我和小嚴還要用力背纖,由于重載小船比來時難拉,勁小點就不動。河坎子忽上忽下坑坑洼洼,遇到纖繩要繞大樹,必須格外小心,摸黑下到河灘,兩人先后輪流繞過;遇到過窄窄的獨水泥板橋,身上用力背著纖繩,再拿手觸住橋面小心翼冀地爬著過去,我不斷提醒后面的小嚴要過橋了,小心慢點不能掉下去??!

夜里真是伸手不見五指,一片寂靜。河邊星星點點有不少墳冢,遠處偶爾還有瑩火蟲似的一閃一閃,不時傳來陣陣狗叫聲,我們從沒有在這恐怖的夜晚、在這爬坡過坎的小埂上用力背纖走過。

這時天開始下起細雨,我喊著小嚴注意腳下濕滑,雨水打在臉上身上,汗水濕透衣衫,纖繩用力拉著,手掌勒腫了肩膀磨疼了,真是人生第一次吃這樣的苦??!

我們艱難吃力地走著,也不知什么時間了,又走了一陣子終于來到頭橋生產隊的河邊。

這時我們真高興不起來,深更半夜船上的貨無人卸,河邊離生產隊還有好遠,貨卸不掉那還得作人看守?冷風吹在濕衣服上渾身嗖嗖涼意。老管這時也沒有法子啦?

我突然發現河邊有個罱泥時存放河泥的塢子空著,三面有半人高的土圍子,我們不如把木材搬下搭在上面,人在下面躲雨等明早上工再卸貨。老管講,這主意不錯,我回去拿兩塊塑料布蓋上,帶兩捆稻草鋪上,再煮點飯送給你們吃。

老管走后我和小嚴把小船固定好,把船上的木材一根根搬下來搭好,渾身又濕透了。這時老管挑著草拿著塑料布拎著飯來了,看到香撲撲的米飯,我們真餓死了,不要菜連扒了兩碗飯,倒在草上就睡著了。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一本无码av中文出轨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