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王玉樓散文作品:《田園憶思》

2021年04月 09日 07:54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王玉樓/文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地地道道的農民的兒子!

一九五五年我出生在里下河地區的一個村子里。這里距縣城卻有五六十里路,是個很偏僻的地方,與鄰縣興化只有十八里,小時候上街都是去興化。

種田一直是供人類養家糊口,休養、繁衍、生息的最基本的生活來源之一。俗話說:“民以食為天?!睕]有種,就沒有收,沒有收何談食?

我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農業大國。到我記事時,基本上還是停留在人挑肩扛的耕作模式,種地還得聽天由命,老天爺有個好臉色是種地人的一種期盼。夏天是頂烈日,冬天又要冒嚴寒,晴天往往是一身汗,雨天又會一身泥。后來,公社有了農具廠,隊上購入了半機械的腳踏脫粒機,再后來有了機器帶動的脫粒機,農業機械的星火開始燎原起來。但是,大型的農用機械在當時還是遙不可及。有句話“面朝黃土背朝天”,形容種田的艱辛與無奈是很貼切的。

種田還要搶抓季節,過了這個季,就沒有好收成亦或是顆粒無收。前輩曾有“立秋這天,前趟插的秧和后一趟插的秧就有區別”之說,來形容季節的重要性。也有話說:“人誤地一時,地誤人一年?!彼?,種地又是一個很講究時間概念的活。莊稼熟了就搶收,收完又去搶栽、種,真讓你無喘息的機會。忙時,是夜以繼日的忙里偷閑,恨不得一人頂兩人用。由于體力消耗和精神壓力大,人的性格很容易變得暴躁不安,家庭成員以及鄰里之間,一不小心就會剛桑死吵,平時的苦惱一古腦兒地全發泄了出來。

曾幾何時,人們一直視種田為一個很吃苦的事兒。好像有這樣一個“認識”,種田人就是貧窮、落后、辛苦、賣苦力等的代名詞。社會上也曾有人把“農民”看作沒有文化、低人一等的。

七十年代,雖然采取的是集體分配制度,但是干活還是要按勞記分。一個大勞力,干一天活能拿到10分工就不錯了。到年終決分(把生產隊的總收入,除以全生產隊的工分總和)時一個工(一個工是10分工)能有8角錢,社員們就歡天喜地高興得不得了了(我們生產隊幾乎每年是全村最高的)。

孩提時代的我真是一張白紙跟著爸媽過日子,好像天經地義地安排好的就應該是這樣的一種生活。記得最高興的是給在地里干活的爸媽送飯了。因為,我們大隊的生產隊很大,有時要到四五里路遠的地方干活,來回吃飯浪費時間,所以,下地干活的人家家里要有人在家燒飯。隊上專門有人用船把各家燒好的飯運到大人干活處,船一到,干活的人就上埂吃飯。我家是奶奶燒飯,飯燒好以后,奶奶就裝好,讓我每天隨船,負責看管好自己家里裝飯的工具,不讓裝的飯丟了、灑了。船一到邊,我們負責將自己家的飯交給大人算完成任務,就歡歡喜喜地圍在大人的身邊吃起飯來。一大幫人在一起吃飯很是熱鬧,有的人捧著飯碗看看這家吃了什么?那家吃了什么?有時還互相挾著菜,很和諧溫馨的場面,煞是有趣。

初中畢業以后,我就回到了家,當時十三四歲。爸爸因為十多歲時爺爺就去世了,與哥哥一起用柔弱的雙肩承擔起全家種地的活,來維持家庭生活的重任。所以,對我們來說,他也是按他的經歷來要求我們,不停地催著我下地干活。爸媽的干活能力在生產隊上確實是很出類拔萃,各種農活都是行家里手。所以,在他們耳濡目染下,我也學著干一些活。每天和隊里十多個年齡相仿的小伙伴們一早就上工。當然,我們干是比較輕的活,比如扒沙土(冬天泥土經過冰凍以后就會成為很小的沙子。這個沙子開春以后下秧時用來蓋在剛下過的種子上。)、拾草(用于漚肥)按斤計工分、插秧季節是放秧路子等。每天的工分也就是在2分、3分的樣子。由于我的體質比較弱,一般情況我都落后于那些伙伴們。比如拾草,他們一會兒就拾滿了一網兜,我看看自己的網兜,還是那么一點點。有時我也尋思著是什么原因?到現在也沒有找到確切地理由,可能是我確實力不如人吧!還記得到了插秧的季節,我們整天在水田里,收工時,在田地的小溝里把腿上的泥洗干凈,再到河邊清一清,回家就上床睡覺了。這樣不過幾天,腿上就皴了。每到晚上洗腿時,只看到大腿根內側,皴成一塊像蜘蛛網狀地滲出了血絲,手一摸就疼。實在耐不住了,就用一種叫蛤蜊油的搽一搽,過不了幾天,又皴了。

過了二三年,一天爸爸告訴我,又可以上學了,就這樣,我到了離家三十里外的三垛鎮的高中部學習。三垛鎮以前是省里有名的重點高中。由于當時交通條件的限制,大多數學生都是徒步到校,路程遠的學生很多。學校為了照顧這些學生,把兩個星期的休息日合并起來休,一次可以休息三天。當然,我們不是真正的休息,而是下地干活掙工分。

記得有一年的秋天,按理星期天晚上就要到校,年少氣盛的我,為了多掙點工分,想放棄星期天下午到校,晚上再帶個晚班(那天是脫粒)。對爸爸說:“我晚上再打個晚工,明天早上早一點起來到校也不會遲?!贝蛞构ひ话阋轿缫购蟛拍芟鹿?。哪知道,小孩子的睡眠是可想而知的,一覺睡下去,一直到早上七點多鐘,在睡夢中爸爸把我叫醒,我一問:“幾點了?”爸爸說:“七點多了?!蔽覍Π职终f:“你怎么不叫我?”爸爸說:“看你睡得香,沒有舍得叫你?!蔽抑缓萌嗳嘈仕傻难劬?,急匆匆地向學校方向的路上奔去。

后來,隨著年齡的增大,知道的事也多了起來。特別是知道了外面的世界除了種田以外,還有做工人的。工人們可以在工廠里生產物品,拿工資,做工可以不像種田那樣辛苦勞累。最讓我記憶猶新的是我的同學的一個親戚,就在我就讀的三垛鎮上的一個機械廠上班,并且還有一輛自行車。有時,他和親戚一同回家,看著他坐在自行車上得意的樣子,真讓我羨慕得五體投地。

隱約記得,那時也曾有這樣一個念頭:“農民種地是否也能夠像工廠一樣,用一個很大很大的廠房。這樣可以不遭遇雨水的淋濕和毒太陽的暴曬?”

高中畢業后,在家勞動了一兩年,一位住村的公社領導推薦我到公社做了一個小職員,每月的工資是八塊錢,這對于我來說,已經是很多了。那時,公社里除了拿工資的公社干部以外,臨時工鳳毛麟角。就這樣,我們大隊乃至全公社都知道我的大名。再后來,我又想到部隊的大熔爐里去鍛煉一下,也是想借此機會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個什么樣。一位和我玩得很要好的公社干部勸我不要去服役,和他一起在這個廣闊的天地里大干一場,我想來想去種地將來有的是時間,毅然決然地走上了軍旅之路。哪知道,匆匆一別,真讓我和這塊熟悉的土地,再沒有在一起摸爬滾打的機會了。

因為后來我轉業就到了縣城工作,一直到現在。 

不過,我人在縣城,心還是始終掛念著家鄉,關心著故土一點點那怕是微小的變化,因為,這里是生我養我之地。二老還健在,我不時要回去看望他們。

改革開放以后,農村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收割、插秧、脫粒、耕耘、施肥、除草等重體力活方面,都可以用機械或者不用人工作業?,F在可以說,基本上杜絕了“泥腿子”,腿上老是皴的情況被扔進了歷史的垃圾堆。這大大地解放了生產力!年少時的一些夢想基本上得以實現。特別是國家減免農業稅以及種田還享受國家的補貼以后,農民種地的積極性越發高漲??梢哉f,連家前屋后也沒有一塊地空閑著。

到了晚上,村莊附近田野的小埂上,見到了人們晚飯后出來鍛煉、散步的身影,城里人享受的休閑娛樂的情形,在鄉村也有了一席之地。在鄉鎮的集鎮上,更有不少中老年婦女跳起了廣場舞。這里晚上空氣新鮮,視野廣闊,比起城里的環境,不知要好了多少倍,是今非昔比了!

最有幸的是,我的父母現在還健康地在那里生活。這樣,我就有幸經?;氐郊亦l那熟悉的懷抱,不時去飽覽田園的風光。

我回老家除了看望兩位老人以外,還有另一件事。因為父親在自己家的空地上種了些蔬菜什么的,我可以給這些蔬菜播種、澆水、施肥、除草、收獲等。這樣,一是可以豐富飯桌上菜肴的品種,同時,這樣的菜很新鮮,一般是現挖現燒,營養豐富口感清爽。另外,通過勞動能夠起到鍛煉身體的作用,真是一舉多得。別說,種地還真是一個很講究技術的活,我在這個方面還真不如父親。所以,我也只能給父親做做幫手。不過,他有時也舍不得讓我干重一點的活,就說:“你不會?!卑盐疫€當成三歲。真是在父母面前你再大還是小孩!

每當我彎下身子,與泥土、蔬菜打交道時,我的心緒一下子愉悅起來,因為,泥土的芳香,會有一種讓你心曠神怡的感覺。又每當和莊稼親密接觸時,也會讓我神清氣爽,因為,她釋放出來的陣陣香氣,真是沁人心脾。有時候身上被劃了傷痕,看著一道道滲出的血印時,兒少時腿上皴了疼痛的感覺又浮現在眼前。勞動時,不時有些蚊蟲的叮咬,更有彩蝶飛舞,就會讓你對大自然的巧斧神工由衷地贊嘆!對生命的敬畏之心油然而生!每當帶著一身大汗回到屋里休息時,總有一種無盡的享受的感覺。

所以,我總是很期待著回到老家。

是的。時刻用她那堅挺的肩膀托著我們的土地,是那樣的無私無畏。而我們又對她做過什么呢?在她面前我們曾經彷徨、諷刺、羞辱、怨恨、失望、自責;曾想逃脫、拋棄。

是的。我們賴以生存的這個大地,看她是黑色的,只要你真心地去對待她,努力地對她付出,她給予我們的恰似赤橙黃綠青藍紫,滿滿的姹紫嫣紅、滿園春色!我們在她的面前應該感到很羞愧。

總有一天,我也將變成你!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一本无码av中文出轨人妻